感谢大家对本网站五年来的支持,本网站所有购买的快递都是稳定可靠!

首页 > 空包网 > 空包网:蚂蚁金服开放“刷脸取件” 快递行业也搭上了这趟快车

空包网

空包网:蚂蚁金服开放“刷脸取件” 快递行业也搭上了这趟快车

更新时间:2017/9/17 / 阅读次数:3235533

空包网9月14日,支付宝和菜鸟在上海举办物流开放大会,宣布面向中小物流企业开放从最基础的支付到营销、信用、金融等能力。同时,蚂蚁金服也宣布将向物流行业开放其人脸识别技术,实现自提柜“刷脸取件”。

快递柜也用上了人脸识别

大会现场展示了蚂蚁金服联合自提柜厂商“递易”打造的首台刷脸自提柜样机,记者第一时间进行了体验,并于会后同多家媒体对蚂蚁金服生物识别技术负责人陈继东、蚂蚁金服物流行业总监浩瀚、蚂蚁金服商户事业部总经理章言进行了群访。

据现场工作人员演示,快递员往自提柜投件时需要先输入自己的账号和密码进行登录,然后再输入收件人的手机号,选择好柜位后柜门自动打开。

快递员也可以选择用扫描运单条形码的方式录入收件人信息。蚂蚁金服物流行业总监浩瀚介绍,目前通过快递柜投递的包裹,来自淘系和天猫的占了七成以上。只要是淘系包裹,对着快递柜上的扫描器扫描运单条形码,后台通过风控加密手段,就可以直接将收件人相关信息代入,给收件人发信息。

收到信息后,收件人可通过手动输入取件码、手机扫描二维码或“刷脸”任意一种方式开启柜门。必须注意的是,用户首次使用“刷脸取件”时,需要先在支付宝APP上开通该项功能。

用户在自提柜操作界面上选择“刷脸取件”后,系统迅速进入人脸识别状态,识别成功后,柜门自动打开,官方宣称全程耗时仅需5秒。

用户体验仍有提升空间

不过从实际体验情况来看,刷脸自提柜还是遇到了一些挑战。由于会场展示的自提柜上方天花板上有三盏灯,灯光照在体验者脸上,光比十分大。如果没有选中合适的角度,摄像头读取到的人脸就是过曝的,无法正确识别。

另外,用户“刷脸”时需要眼睛直视摄像头,考虑到使用者的身高差异,这一点并不容易做到。现场工作人员还频繁提醒其他围观者尽量避开镜头,以免造成干扰。总体来说,实际体验的识别速度要略长于5秒。

对此,蚂蚁金服生物识别技术负责人陈继东表示:“在取快递的场景下,用户通常都是早晚去取,光线的挑战对人脸识别的要求非常高,蚂蚁金服会通过软硬件结合的方式去优化、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除了技术本身,产品策略上的考量也十分重要,比如自提柜的选址、摆放朝向等,都是将来产品实际落地时运营方需要注意的。

陈继东表示, 线上人脸识别到线下人脸识别是一个很大的迈进,因为涉及公共设备,不是用自己的手机识别。手机通常是自己用,而且用户可以随便调整角度,它的难度比线下要小得多。

“举个例子,摄像头摆在哪是非常有讲究的。因为不是针对单一用户,而是针对所有用户,要一米五的能用,一米八的也能用,这中间还有很多需要调整、优化的地方。今天展示的方案不是目前最优的,还有升级版的,需要不断迭代,快速适应。”

下单容易收件难

早上刚到办公室坐下就接到快递员打来的电话,说已经在家门口了。相信这种情况很多人都遇到过。

过去十年,电子商务和物流行业经历了突飞猛进式的发展,网购越来越成为年轻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。甚至衍生出了这样的段子:每天下单,就能每天收快递,好像每天收礼物——一个现代独居女性活下去的方式。

收快递固然幸福,但麻烦也不少。最常见的就是工作日的收件问题:快递到了家门口,人却在办公室。虽然也可以选择将快件寄到办公室,但笔者身边的朋友大多不愿意这样做,原因不言而喻。

考虑到这部分人的需求,现在不少社区便利店都提供代收快递服务,只要不超出规定的时长就不收取费用。不过便利店代收也存在许多隐患:到店的快递通常随意堆在角落里,取件人只需要提供一些基础信息,比如所取何物、寄的哪家快递公司等,就能直接把快件取走。快件损坏或丢失后,代收点与快递公司来回踢皮球的情况时有发生。此外,加密面单尚未大面积推广,代收快递也增加了隐私泄露的风险。

最近兴起的快递自提柜很好地解决了安全问题。快递员将快件存放在自提柜后,系统会自动向收件人发送短信取件码,收件人可以手动输入取件码,或者用手机扫描自提柜上的二维码开柜取件。不过令“剁手党”感到头痛的是,取件时难免会遇到忘带手机、手机信号差、验证码输入错误等状况。而且手机容易被植入木马,截获短信校验码,存在一定的风险。

缩小N值&活体检测

人脸识别技术的引入,让取件的便捷性和安全性都获得了大幅提升,不过单一技术的可靠性还是有限的。

“对于一个普通的APP来说,十万分之一的误识率不算什么,但支付宝面对的是上亿的用户,一定要有综合的解决方案。除了人脸识别,自提柜后台还有一整套的风控策略在保证其安全性,不允许出错”。陈继东说道。

目前,行业内1:小N的人脸识别技术已经相对成熟。人脸识别走向商用化的关键就在于能否通过其他辅助手段缩小N值。此前支付宝在肯德基Kpro餐厅推出的“刷脸支付”功能就需要通过用户输入手机号来缩小N值。

回到自提柜场景,由于快递员投件时需要手动或扫码输入收件人的信息,可以精准定位到个人,而且每个自提柜最多不超过200个小格,N值并不大。因此人脸识别最大的挑战还是来源于活体检测。

活体检测分很多种情况,针对不同场景有不同的防护手段,比如动作检测、静默活体、红外、结构光等。对于每一种手段,攻击和防御都是矛与盾的关系,双方都在不断提升。但总体而言,对比虹膜识别和指纹识别等手段,人脸识别活体检测的可靠性和虹膜识别相近,高于指纹识别。

推动快递实名制

有了用户体验和安全性,想要大面积推广,还需要解决成本问题。

陈继东介绍,“智能快递柜的成本包括摄像头和一整套软件解决方案,以云服务方式呈现,单次成本肯定是很低的。摄像头本身也不贵,最多就几百块钱,可能不超过五六百。现在柜子用的是普通的摄像头,加上算法、防攻击能力的成本,规模化之后柜子的成本大概只有五六千。”

蚂蚁金服物流行业总监浩瀚补充道,柜子的价格五六千是很便宜的,加上所有投入一套柜子下来将近两万。但它解决的不仅是取件操作便利的问题,还提升了快递员投件的便捷性,对国家推行快递实名制也有一定帮助。

陈继东也表示:“支付宝跟其他厂商最大的差别就在于拥有5.2亿活跃用户,而且都是经过实名认证的。他们使用快递的时候,只要通过账号密码验证他是支付宝用户,那么他就是实名的。如果再刷脸进一步验证,那么就不光是实名制还是实人了。现在有些快递柜台会拿寄件人的身份证在读卡器上读取信息,但这只能验证身份证,不能验证寄件的是身份证本人。”支付宝则可以做到这一点。

蚂蚁金服商户事业部总经理章言补充道:“关于实名寄件,我们还在跟国家邮政总局做相应的沟通。因为支付宝是实名用户,在国家监管政策方面,我们会跟监管部门讲清楚,请他们认同,然后再往后推。还是以国家要求为主。”

拼多多空包目前刷脸快递柜业务正在上海进行试点,持续优化体验和精准度,条件成熟后,会逐步推广至全国其他城市。浩瀚表示,物流占中国GDP的14%以上,这是一条十分庞大的产业链,不是几个人几百人能够服务得过来的。因此蚂蚁金服要将自己的能力开放出去,否则这个行业永远不可能做到让更多消费者、用户使用便捷的物流产品。

空包网 http://www.119kb.cn

上一篇:空包网:刚刚,楼市紧急信号!房价疯了,将继续大跌!

下一篇:空包网:快递业转型升级加速,“精准送达”成快递新要求

最新文章

最热文章

收缩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20.66658086